林逋简介(林逋简介500字)

林逋是哪个朝代北宋林逋(967一1028)字君复,大里黄贤村人(今奉化市裘村镇黄贤村),北宋初年著名隐逸诗人。幼时刻苦好学,通晓经史百家。书载性孤高自好,喜恬淡,勿趋荣利。长大后,曾漫游江淮间,后隐居杭州西湖,结庐孤山。常驾小舟遍游西湖诸寺庙,与高僧诗友相往还。每逢客至,叫门童子纵鹤放飞,林逋见鹤必棹舟归来。作诗随就随弃,从不留存。1028年(天圣六年)

林逋是哪个朝代

北宋林逋(967一1028)字君复,大里黄贤村人(今奉化市裘村镇黄贤村),北宋初年著名隐逸诗人。幼时刻苦好学,通晓经史百家。书载性孤高自好,喜恬淡,勿趋荣利。长大后,曾漫游江淮间,后隐居杭州西湖,结庐孤山。常驾小舟遍游西湖诸寺庙,与高僧诗友相往还。每逢客至,叫门童子纵鹤放飞,林逋见鹤必棹舟归来。作诗随就随弃,从不留存。1028年(天圣六年)卒。其侄林彰(朝散大夫)、林彬(盈州令)同至杭州,治丧尽礼。宋仁宗赐溢“和靖先生”。

林逋是哪年的属什么

你说呢…

林逋的成就?

你或许没听过林逋这个名字,但想必你一定曾为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而惊艳不已。半世隐居,一生未娶,只与梅花白鹤为伴,故被后世人称为“梅妻鹤子”。林逋看似平淡清浅的一生,实则情深意切,一世未平。

林逋本是北宋年间钱塘人士,死后被赐谥号“和靖”,后世皆称“和靖先生”。林逋幼时孤贫,却很好学,从小便通晓经史百家,尤擅诗画。长大后,开始漫游江淮,阅尽世事纷繁后,于四十岁左右回到杭州,觅得深山幽谷结庐而居,从此植梅养鹤,半世隐居,直至寿终。提到林逋,便会首先想到他的梅与鹤,林逋一生未娶,也无一儿半女,只将梅作妻,鹤当子,后人附会其“梅妻鹤子”。但世人只道林逋半世逍遥无家国之累,殊不知他本是心若赤子的性情中人。

一、半生热血

林逋半世隐居,拒不出仕,并非是没有家国情怀、只知明哲保身之辈,反而是一腔赤诚却无处安放。

林逋在隐居前,一直在四处游历,这一路上他结交各种朋友,寻求报国的机会。没想到报国的机会没等来,却等来了宋真宗的“天书封禅”。1008年,宋真宗与大臣王钦若合谋伪造天书,然后去泰山封禅。林逋亲眼目睹了这荒诞不经的一幕,也终见识到北宋朝廷已经走向腐败没落的事实,忠臣沉默、奸臣当道,林逋绝望了。

绝望后的林逋放弃了入仕的想法,回到杭州孤山过起了隐居的生活。但他这一生却从未忘记自己曾想报国的那一腔热血,直到临终前还留下诗作,“湖上青山对结庐,坟前修竹亦疏萧。茂陵他日求遗稿,喜曾无封禅书”。想来,满腔赤诚的报国情怀和对朝廷的心灰意冷终使他这一生都无法释怀。

二、以梅为妻同样让林逋终其一生都无法释怀的,还有一位女子。这位女子未在历史上留下任何踪影,却深深沁入了林逋的那些梅花中、那些诗句里和他长眠的墓穴内。

林逋一生不娶,并非是不解风情,相反是因为情深意重。林逋的一首《长相思·惜别》早已道出了端倪:“吴山青,越山青,两岸青山相送迎,谁知别离情。君泪盈,妾泪盈,罗带同心结未成,江头潮已平。”若没有经历过爱别离之苦,是断不能写出这情真意切、悱恻动人的词句来的。

我们不知道当年的林逋与爱人之间经历了什么,但对于林逋钟爱成癖的梅,必定是具有特别的象征意义的。林逋与梅相依为命二十余年,他对梅的喜爱已经超出了一般的爱,是爱近成癖、情有独钟,以至于让后人将梅称作是他的妻子。

元朝时曾有个番僧,最是爱盗坟掘墓,闻听林逋之名,以为其墓中必有珍宝贵器,不料打开墓后,只见其随葬之物唯有一方端砚、一支玉簪而已。若端砚喻示了林逋生前所好,而玉簪则必是他此生所爱。

三、以鹤为子林逋除了爱梅,亦爱鹤。但他对鹤的感情却与梅不同。林逋养有两只白鹤,每次当他泛舟湖上之时,若遇家中有客来访,童子便放飞白鹤,林逋只要一见到云霄中白鹤盘旋,便知家中来客,马上棹舟而还。林逋还给白鹤取了名字,叫做“鸣皋”,此名源自《诗·小雅·鹤鸣》:“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天。”不仅如此,林逋还常伴鹤眠。不光林逋对白鹤有爱,白鹤对林逋亦有情,传说在林逋死后,他所养的两只鹤在他墓前悲鸣而死,后来人们将它们葬在墓旁,取名为鹤冢。

参考资料:《梅妻鹤子千古名——四论林逋与梅花》、《北宋隐逸诗人林和靖》

作者:我方团队子繇

知不足者好学 的 下 一句

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,杭州知州薛映来到西湖孤山拜访诗友林逋。出门迎接的是一位童子,他将薛映引入简陋的客堂倒上茶水后便侍立一边,却不见林逋现身。

薛映问道:“君复先生可在?为何不见他的踪影?”

童子答曰:“先生去灵隐寺拜访主持去了。”

薛映大失所望。作为知州,薛映的工作很忙,来一趟孤山也不容易,可惜古代没有手机,朋友相会只能靠撞大运,所以枯坐等待或者扫兴而归是常态。

看起来这一次要白跑一趟了,可童子却说:“大人稍等,一炷香的时间我家主人便可回来。”

薛映奇怪:“你如何准确预知君复回来的时间?难不成他知道我要来?”

童子笑笑:“先前并不知晓,不过此刻他刚刚得知。”

薛映哈哈大笑:“此刻?难道你家先生有仙童报信?”

童子也笑了:“正是,先生请随我来。”他指着烟波浩渺的湖面说:“先生请看。”薛映极目远眺,之间远远地一叶轻舟正不紧不慢地驶来,一只雪白的仙鹤在船翁的头顶上盘旋飞翔。

“给主人报信的就是那只仙鹤,名叫‘鸣皋’,先生刚来它就飞去灵隐寺了,主人一见便知有贵客至。”童子揭开了谜底。

薛映恍然大悟:“都说林君复梅妻鹤子,看来此言不虚。”片刻功夫,林逋系舟上岸,宾客相见,把手言欢。

这位林逋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隐士,他虽然终生未仕,却在《宋史》中留下了传记,去世后还获得了宋仁宗追赠的谥号“和靖”。

按《宋史》记载,林逋出生在浙江奉化。他少年丧父,家境贫寒,自幼喜欢读书,却不喜欢科举条目的章句,而是致力于诗文和书法。

林逋生性恬淡,不喜追名逐利,乐以山水为伴。早年他曾经游历于江淮之间,其后在西湖边上的孤山筑庐隐居,过着清苦自乐的生活,二十余年不下山。

林逋终生未娶,以鹤为子。这些白鹤仿佛通了人性,它们或翱翔于天空,或觅食于水泽,或伴飞于林逋左右。夕阳西下,它们又结队回到草庐,与主人共沐晚霞。

林逋还种植了三五百株梅花,他认为梅花的“香”和“影”是人间最美妙的女子,曾写下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这首千古名句,让大才子苏东坡都艳羡不已。

后人一致认为,林逋的咏梅可谓“千古绝唱”,由此“孤山梅花”成了引领了北宋咏梅风气的魁首。

这也让后人产生了一个疑问:林逋真的以梅为妻吗?一个没有爱情的人怎么会写出如此动人的诗句?

林逋的《长相思》更是肆无忌惮地倾泻了男女之情:“吴山青,越山青,两岸青山相对迎,争忍离别情。君泪盈,妾泪盈,罗带同心结未成,江头潮难平。”

这首词似乎隐藏了林逋一段未能修成正果的爱情,或许正是这段心碎的爱情,让他作出了远离红尘的决定。

从此以后,林逋隐于山林,闻着梅花的暗香回味旧情,思绪随着仙鹤的翅膀在天空翱翔。

隐士的魅力不在于标榜出来的孤傲和清高,而是内在气质的华贵彰显。林逋没有一般隐士厌世的消极,也没有官场失意遁世的愤懑,更没有行尸走肉的得过且过,他把清贫简陋活成了一首首美丽的诗。

然而诗却不是他的标签,更不是炫耀的资本,他写一篇撕一篇,享受的是创作的过程,从不在意结果。身边的人惋惜不已,有人偷偷将他的作品记下来,就这样依然流传下来300余篇。

于是,孤山上名流毕至,都希望结交林逋这位高士,除了常年交往的薛映,还有宰相王随、范仲淹、梅尧臣等人。

林逋的大名甚至惊动了皇帝,“真宗闻其名,赐粟帛,诏长吏岁时劳问。”有人劝林逋,应该乘皇帝垂青赶紧出来做官,可林逋笑着拒绝了。

后来林逋在居所旁给自己修筑了一座墓,向世人宣示他将终老孤山。宋仁宗天圣六年,61岁的林逋病逝,“仁宗嗟悼,赐谥和靖先生,赙粟帛。”

由于没有儿子,丧事由他的两个侄子料理。不过据地方史研究表明,林逋曾经婚娶,只是妻子去世后没有续娶。林逋也有后人,这个后人是他的亲儿子还是过继子,就不得而知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林逋的后人有一支移居到了日本,被尊为日本的“馒头始祖”,这支林氏后人还曾经多次回到奉化寻根……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niuben22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yula.net/44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