的的(的的同音字)

的的四个读音-雨露学习互助{!–PGC_VIDEO:{“thumb_height”:360,”thumb_url”:”3f3300005eee94c8250e”,”vname”:””,”vid”:”4c2a4cc5db6d482497a9106f69831267″,”thumb_width”:360,”src_thu

的 的 四个 读音 – 雨露 学习 互助

{!– PGC_VIDEO:{“thumb_height”: 360, “thumb_url”: “3f3300005eee94c8250e”, “vname”: “”, “vid”: “4c2a4cc5db6d482497a9106f69831267”, “thumb_width”: 360, “src_thumb_uri”: “3f3300005eee94c8250e”, “sp”: “toutiao”, “update_thumb_type”: 1, “vposter”: “~noop.image?x-expires=1974721770&x-signature=JWg8HeLhSJVhRKSuFu86bdx1lVc%3D”, “video_size”: {“high”: {“h”: 480, “subjective_score”: 0, “w”: 480, “file_size”: 1995400}, “normal”: {“h”: 360, “subjective_score”: 0, “w”: 360, “file_size”: 1159198}}, “md5”: “647f0470aa329f2e58163bc7e6f7dd9b”, “duration”: 42.28, “file_sign”: “647f0470aa329f2e58163bc7e6f7dd9b”, “thumb_uri”: “3f3300005eee94c8250e”, “vu”: “4c2a4cc5db6d482497a9106f69831267”} –}

写的稍扁一点,左小右大下平。

“的”字是怎样来的?

我记得小时候,听过一个故事,大意是:

地主儿子跟着先生三天学了「一、二、三」,就以为学会了写字,马上辞退先生,地主高兴呀,儿子聪明就是省钱。于是,马上让儿子「学以致用」,写状子去衙门打官司,而被告的名字就叫「百千万」,儿子傻眼了,怎么办,拿着一把梳子在白纸上画了一天!「一、二、三」积划表意,那「百、千、万」怎么办呢?

「地主儿子」拿梳子画,而聪明的古埃及人和古代人中国人都是假借一个同音字来表达。

下图是甲骨文中的「百、千、万」,分别借用「白、身、虿(蝎子)」表达。

(蠆、萬古音相近)

所以,下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结论:

汉语中意义比较抽象的的词汇,由于很难造字,或者说造字的效率很低,都会假借一个「同音字」来表达。这就是「六书」之一「假借」,其原理也即「谐声」。

比如下列字,都是假借字:

代词:我、它、尔(你)、其、这、那助词:之、乎、者、也、矣、焉、哉。数词: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百、千、万题主提问说的「的」,以及「地、得」表达助词意义都是假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那么,你的问题:「的」是怎么来的?它的本义是什么呢?

这个问题当然是先参考《说文解字》:

《說文》:的,明也。从日,勺聲。《易》曰:爲旳顙。

可見,「的」的古字是「旳」,本义是「清楚、明了」,

这里要讲一下,「的」的发音:

《說文》指出:「从日,勺聲」。那么「的」就是一个形声字,

左边「日」,表义,阳光底下当然是「明了」,而右边的声符是「勺子」的「勺」。而且反切注音是「都历切」,相当于「地」的发音。

那为什么「勺」能读作「地」呢?还是因为古今读音是不一样的,

「勺」的声母,也就是汉语拼音中的卷舌音:【zhi】【chi】【shi】,在先秦秦汉,卷舌音差不多读为汉语拼音中的【d】【t】)。

比如:「钓鱼」的「钓」《說文》的字形和字音分析是:

钓魚也。从金,勺聲。

所以,「钓」字和「的」字一样,大致保留了「勺」的古音,而没有保留古音的汉字,就都变成了【卷舌音】。如:「芍、灼、酌」等等。

《說文》引用了《周易》中的一句话,

《易》曰:为旳颡。《易经》完整的经文是:

《易·说卦》:“﹝震﹞其於马也为善鸣,为馵足,为作足,为的颡。《周易》的这一段经文是在说「马」,说的是什么马呢?就是《三国演义》中刘备「跃马过檀溪」的坐骑「的卢马」,也就是脑门上有白色的马。

《說文》:颡,额也。从页,桑声。「的」的本义是「明显、明了」,引申义「白」,而「颡」的意思是「额头」。唐人孔颖达为《周易》这段经文做注疏的时候解释:「白额」为「的颡」。

因此,「的颡」也就是后世说的「的卢马」。

「的卢」也写作「的颅」,「颅」是「卢」的假借义造字。「颅、颡」是近义词,都表示头部,区别是「颡」指「额头」;「颅」指整个「头部」。

我们知道,汉字中从「马」的字特别多,很多都是为各种各样的马造的专用字,而【的卢马】同样也有专字,声旁就是从「勺」,读「勺」的古音【di】。

这里要说一下「页」——「页」在古文字中,就是象形「人突出头部毛发」,本义就是「头」。所以,「颅、颡」都从「页」,又比如「回头」叫「顾」,头上叫「顶」,「须」当然是长在头上。

那各位看官,想一下「顺」是造字本义?我想,只要理解了「页」,「川」形像什么?一切都是不言自明的。

说到这里,有没有佩服古人的造字智慧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,绕了一大圈,再回到「的」字上。

如上文所言,「的」的古字是「旳」,这都有传世文献为证的,不是我张口瞎说:

《集韵》:「旳,或作的。」《说文通训定声》:「俗字作的,从白。」「旳」的古义是「明了」,「明了」也就「明明白白」,所以能引申出「白」的意思,照样不是瞎说,文献为证:

(引自汉语大字典第二版:2830页)

说到这里,也就很好理解为什么从「日」之「旳」字,变成了从「白」之「的」字?

正因为「旳」有引申义「白色」的意思,而且比本义常用,所以,古人在写「旳」字不知不觉就将将「日」旁写成了「白」旁,这在文字学的术语中叫做「讹变」。

讹变在汉字演变过程中经常发生。比如曾经被人津津乐道的「射、矮」颠倒,其实稍微懂点文字学都知道,古文字「射」其实本来从「弓」,因为古文字的「身」跟「弓」非常像,所以,在传抄演变过程中发生了讹变,将「射」的「弓」讹写成「身」,最后也就将错就错,积非成是。

那么,「旳」讹变为「的」,大概是在什么时候呢?

从目前见到的资料来看,「的」字最早见于汉碑《校官碑》和《鲁峻碑》。

文献为证,清代编纂的《隶辨》着录的汉碑:

《秦汉魏晋篆隶字形表》:

图引自:《秦汉魏晋篆隶字形表》,也443

那「的」另一个音和一个义「目的」之「的」是怎么来的?

为《說文》做注解的清人段玉裁,认为是从【射箭射靶】引申而来的,其说可从:

《淮南子.说林》:「旳旳者获,提提者射」「旳旳」清楚明白,「提提」:安详的意思,这里指行动迟缓。

这句话的意思是:

「明眼看得见的东西容易抓获,暴露明显的目标容易射中」。

射箭的靶标当然是「旳旳」:中心是朱红色的,所以清楚明白的。

那么,也就是说「清楚明了的红色靶心」就叫「的」,从这个意义又引申「目标、目的」。

文献为证:

(引自汉语大字典第二版:2830页)

由「清楚明了的红色靶心」为「的」,又引申出「红色」的意思,还是文献可证:

(同上注)

「清楚明白」肯定是「确定无误」,所以,又引申出「程度」副词:「的确」之「的」: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最后,就是助词之「的」,「你的、我的」之「的」,修饰名词,相当于英文的「OF」。

这在上文就说了:很明显就是「假借」,借「同音字」表达。

这种用法应该始自明清白话小说,比如《水浒传》《红楼梦》中都用「的」,民国白话文继承了这个用法:

但是,民国的时候,「的」曾经用「底」表达过。

比如:在鲁迅翻译的《苏鲁支语录》中:「我诚然是一座树林,黑暗底树的遥夜……」。李敖曾经在电视脱口秀中说鲁迅的这种欧化翻译很蹩脚,是垃圾白话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至此,「的」字之来龙去脉也就搞清楚了:

「的」的古字是「旳」,汉代「旳」讹变为「的」,「旳(的)」字在历史上的层层引申,演变出一大串意思。

而助词「的」之用法,应该是就假借,目前所见的资料始自明清白话小说。

说真的,不是题主提问,我也不会去考证这个「的」字,一考证,我都想不到如此复杂,看文献看得我头都晕了,但总算搞清楚了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niuben22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yula.net/43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