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援(马援诫兄子严敦书拼音)

东汉马援的优点?本命:马援别名:马文渊、马伏波所处时代:中国东汉个人简介马援(前14年-49年),字文渊。汉族,扶风茂陵(今陕西杨凌西北)人。西汉末至东汉初年著名军事家,东汉开国功臣之一。新朝末年,天下大乱,马援为陇右军阀隗嚣的属下,甚得隗嚣的信任。后归顺光武帝刘秀,为刘秀统一天下立下了赫赫战功。天下统一之后,马援虽

东汉马援的优点?

本命:马援

别名:马文渊、马伏波

所处时代:中国东汉

个人简介

马援(前14年-49年),字文渊。汉族,扶风茂陵(今陕西杨凌西北 )人。西汉末至东汉初年著名军事家,东汉开国功臣之一。新朝末年,天下大乱,马援为陇右军阀隗嚣的属下,甚得隗嚣的信任。后归顺光武帝刘秀,为刘秀统一天下立下了赫赫战功。天下统一之后,马援虽已年迈,但仍请缨东征西讨,西破羌人,南征交趾,官至伏波将军。马援被封为伏波将军的原因:平定陇西、抚平羌乱、见重汉室、一平岭南、北击乌桓、二平岭南。

1、平定陇西

平定陇西图

马援携家属随隗恂到洛阳,数月都没有被任命职务。他发现三辅地区土地肥沃,原野宽广,而自己带来的宾客又不少,于是便上书刘秀,请求率领宾客到上林苑去屯田。光武帝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此时,隗嚣听信了部将王元的挑拨,想占据陇西,称王称霸,因而对汉朝存有二心,处事狐疑。马援见状,多次写信,好意相劝。隗嚣怨恨马援,认为他背离自己,见到信后愈发恼火,后来竟起兵抗拒朝廷。马援上书刘秀,陈述消灭隗嚣的计策。 刘秀采纳马援的计策,令他率突骑五千,游说隗嚣的将领高峻、任禹等人以及羌豪,陈述利害祸福,分化瓦解隗嚣集团。

马援又写信给隗嚣部将杨广,陈说利害,希望他能归附汉朝并劝谏隗嚣悬崖勒马。杨广没有答复。

建武八年(32年),刘秀亲征隗嚣。军队行进到漆县,不少将领认为前途情况不明,胜负难卜,不宜深入险阻,刘秀也犹豫不定,难下决心,正好马援奉命赶来。刘秀连夜接见,并将将领们的意见告诉马援,征询他的意见。于是,马援说出了自己的看法,他认为隗嚣的将领已有分崩离析之势,如果乘机进攻,定获全胜。说着,他命人取些米来,当下在光武帝面前用米堆成山谷沟壑等地形地物,然后指点山川形势,标示各路部队进退往来的道路,其中曲折深隐,无不毕现,对战局的分析也透彻明白。刘秀大喜道:“敌虏已在我眼中了。”遂决意进军。第二天,光武帝挥军直进,抵达高平第一城。当时,凉州牧窦融率河西五郡(指敦煌、酒泉、张掖、武威、金城)太守及羌、小月氏等步骑数万、辎重车五千辆与刘秀会合,分数路攻陇。隗嚣大将十三人及部众十万余人不战而降,隗嚣逃至西城,援陇蜀军李育、田弇逃至上邽。汉军占领了天水的16座属县,刘秀派吴汉、岑彭围西城,派耿彝围上邽。至此,隗嚣军主力基本上被汉军消灭。

此战,马援“堆米为山”是此战取胜的重要原因,这在战争史上也是一个创举,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
2、抚平羌乱

马援破羌战役图

建武九年(33年),马援被任命为太中大夫,作为来歙的副手,统领诸军驻守长安。从新朝末年开始,塞外羌族不断侵扰边境,不少羌族更趁中原混乱之际入居塞内。金城一带属县多为羌人所占据。来歙就此事上书,说陇西屡有侵扰祸害,除马援外,无人能平。

建武十一年(35年),刘秀任命马援为陇西太守。马援派步骑三千在临洮击败先零羌,斩首数百人,获马牛羊一万多头。守塞羌人八千多,望风归降。当时,羌族各个部落还有几万人在浩亹占据要隘进行抵抗,马援和扬武将军马成率兵进击,羌人将其家小和粮草辎重聚集起来在允吾谷阻挡汉军。马援率部暗中抄小路袭击羌人营地,羌人见汉军突如其来,大惊,远远地逃入唐翼谷中。马援挥师追击,羌人率精兵聚集北山坚守。马援对山摆开阵势佯攻,吸引敌人,另派几百名骑兵绕到羌人背后,乘夜放火,并击鼓呐喊。羌人不知有多少汉军袭来,纷纷溃逃。马援大获全胜,斩首千余级。但因为兵少,没有穷追敌人,只把羌人的粮谷和牲畜等财物收为汉军所有。此战,马援身先士卒,飞箭将其腿肚子都射穿了。刘秀得知后,派人前往慰问,并赐牛羊数千头。马援像往常一样,又把这些都分给了部下。

当时,金城破羌以西,离汉廷道途遥远,又经常发生变乱,不好治理。朝廷大臣商议,要把该地区舍弃。马援持不同意见,他提出了三条理由:第一,破羌以西的城堡都还完整牢固,适于固守;第二,那地方土地肥沃,灌溉便利;第三,假如舍弃不管,任羌人占据湟中,那么,以后将有无穷的祸患。

刘秀听从了他的意见,命武威太守把从金城迁来的三千多客民全都放回原籍。马援又奏明朝廷,为他们安排官吏,修治城郭.建造工事,开导水利。鼓励人们发展农牧业生产,郡中百姓从此安居乐业。马援还派羌族豪强杨封说服塞外羌人,让他们与塞内羌族结好,共同开发边疆。另外,对武都地方背叛公孙述前来归附的氐人,马援以礼相待,奏明朝廷,恢复他们的侯王君长之位,赐给他们印缓,并撤回马成的军队。

建武十三年(37年),武都参狼羌与塞外各部联合,杀死官吏,发动叛乱。马援率四千人前去征剿,行至氐道县境时,发现羌人占据了山头。马援命令部队选择适宜地方驻扎,断绝羌人的水源,控制草地,并以逸待劳。羌人水草乏绝,陷入困境,首领们带领几十万户逃往塞外,剩下的一万多人也全部投降。从此,陇右安定。

马援在陇西太守任上六年,恩威并施,使得陇西兵戈渐稀,人们也逐渐过上了和平安定的生活。一次,在靠近县城的地方,乡民们结伙械斗仇杀。人们误认为羌人要造反,惊慌失措,争先恐后涌人城来。狄道县县长闻变,赶到马援府门,请示关闭城门,整兵戒备。马援当时正与宾客饮酒,得此消息,大笑道:“烧羌怎敢再来进犯我。晓谕狄道长回去守舍,胆小怕死的,可躲到床下去。”不久,城中安定下来,才知是虚惊一场,大家愈发佩服马援。

建武十七年(41年),马援被征入朝任虎贲中郎将。

3、见重汉室

马援关心国事。遇到该说的话,从不隐饰回避。他在陇西时,发现币制混乱,使用不便,就上书给朝廷,提出应该像过去一样铸造五铢钱。朝廷把他的建议提交三府审议。三府奏明刘秀,认为马援的建议不可行,这事就搁置起来了。

后来,马援回朝,马上就去找回了自己的奏章。见奏章上批有十几条非难意见,便依据情理加以驳正解释,重新写成表章上奏。刘秀见他言之有理,采纳了他的意见,天下从此得益很多。

4、一平岭南

同年,维汜(曾蛊惑百姓,后被杀)的弟子李广纠集徒党,攻下皖城,杀皖侯刘闵,自称“南岳大师”。朝廷派谒者张宗率兵数

千人讨伐,又被李广打败,于是派出马援。马援组织诸郡兵马一万余,击斩李广等人。

不久,交阯女子征侧、征贰举兵造反,占领交阯郡,九真、日南、合浦等地纷纷响应。征侧便在麊泠趁机自立为王,公开与东汉朝廷决裂。刘秀任命马援为伏波将军,扶乐侯刘隆为副将,率领楼船将军段志等南击交趾。部队到合浦时,段志去世,刘秀命马援兼领其军。于是,马援统军沿海开进,随山开路,长驱直入千余里。

建武十八年(42年),马援率军到达浪泊,大破反军,斩首数千级,降者万余人。马援乘胜进击,在禁溪一带数败征侧,敌众四散奔逃。

建武十九年(43年)正月,马援斩杀征侧、征贰,传首洛阳。朝廷封马援为新息侯,食邑三千户。马援犒赏三军,大发感慨,三军将士齐呼万岁。

接着,马援率大小楼船两千多艘,战士两万多人,进击征侧余党都羊等,从无功一直打到巨风,斩俘五千多人,平定了岭南。马援见西于县辖地辽阔,有三万二千多户,边远地方离治所一千多里,管理不便,就上书刘秀,请求将西于分成封溪、望海二县。马援每到一处,都组织人力,为郡县修治城郭,并开渠引水,灌溉田地,便利百姓。马援还参照汉代法律,对越律进行了整理,修正了越律与汉律相互矛盾的地方,并向当地人申明,以便约束。从此之后,当地始终遵行马援所申法律,所谓“奉行马将军故事。”

建武二十年(44年),马援率部凯旋回京。刘秀赐马援兵车,朝见时位次九卿。

5、北击乌桓

马援回到京城一个多月,正值匈奴、乌桓进犯扶风,马援见三辅地区受到侵掠、皇家陵园不能保全,就自愿请求率兵出征,刘秀同意了。

建武二十一年(45年),马援率领三千骑兵出高柳,先后巡行雁门、代郡、上谷等地。乌桓哨兵发现汉军到来,部众纷纷散去,马援无所得而还师。

6、二平岭南

马援曾经患病,而梁松前往看望,在床边向马援行礼,马援没有回礼。梁松走后,马援的儿子说:“梁松是陛下的女婿,贵重朝廷,公卿以下莫不害怕,大人为何独不答礼他?”马援说:“我是梁松父亲的朋友,就算他显贵,怎能失掉长幼的辈份呢?”梁松因此记恨马援。

建武二十四年(48年),南方武陵郡五溪蛮暴动,武威将军刘尚前去征剿,冒进深入,结果全军覆没。马援时年六十二岁,请命南征。刘秀考虑他年事已高,而出征在外,亲冒矢石,军务烦剧,实非易事,没有答应他的请求。马援当面向刘秀请战,说:“臣还能披甲上马。”刘秀让他试试,马援披甲持兵,飞身上马,手扶马鞍,四方顾盼,一时须发飘飘,神采飞扬,真可谓烈士暮年,老当益壮。刘秀见马援豪气不除,雄心未已,很受感动,笑道:“这个老头好健康啊!”于是派马援率领中郎将马武、耿舒、刘匡、孙永等人率四万人远征武陵。

出征前,亲友来给马援送行。马援对老友谒者杜愔说:“我受国家厚恩,年龄紧迫余日已经不多,时常以不能死于国事而恐惧,现在获得出征机会,死了也心甘瞑目,害怕的是一些长者家儿或在左右,或参与后事,特别难以调遣,我独为此耿耿于心啊。”

建武二十五年(49年),马援率部到达临乡,蛮兵来攻,马援迎击,大败蛮兵,斩俘两千余人,蛮兵逃入竹林中。此前,当部队到下隽时,有两条路可走,一是经壶头山,一是经充县。经壶头山,路近,但山高水险,经充县,路远,粮运不便,但道途平坦。究竟该从哪儿进发,刘秀开始也拿不定主意。耿舒,就是马援在出发时说的那些权贵子弟中的一个,想从充县出发,而马援则认为,进军充县,耗日费粮,不如直进壶头,扼其咽喉,充县的蛮兵定会不攻自破。两个人意见不一致,便上表说明情况,请皇帝裁决,皇帝同意马援的意见。

三月,马援率军进驻壶头。蛮兵据高凭险,紧守关隘。水势湍急,汉军船只难以前进。加上天气酷热难当,好多士兵得了暑疫等传染病而死。马援也身患重病,部队陷入困境。马援命令靠河岸山边凿成窟室,以避炎热的暑气。虽困难重重,但马援意气自如,壮心不减。每当敌人登上高山、鼓噪示威,马援都拖着重病之躯出来观察瞭望敌情。手下将士深为其精神所感动,不少人热泪横流。

马援,被光武帝刘秀拜为伏波将军,世称“马伏波”。他像貌俊美如画,见识高远,气概恢宏,“男儿要当死于边野,以马革裹尸还葬耳。”“丈夫为志,穷当益坚,老当益壮。”两千年后,豪言犹在耳畔。马援一生戎马,南征交趾,西平戎羌,为国驱驰,间关万里。

马援是马皇后的义父吗?

“伏波将军”,汉将军名号,主要为平息变乱所设。西汉路博德、东汉马援都先后受封为“伏波将军”。(见《汉书.武帝纪》、《后汉书.马援传》)。马援是战国名将赵奢的后代,因为赵奢被封为“马服君”,所以他的后代就改姓为马。由于马援和来歙一样,身为是皇室亲戚,所以没能入选“云台二十八将”,但马援和他们相比,丝毫都不逊色。马援(公元前14年–公元49年),陕西扶风茂陵(今陕西兴平东北)人,马援初为陇右军阀隗嚣的属下。归顺光武帝后,为刘秀的统一战争立下了赫赫战功。天下统一之后,马援虽已年迈,但仍请缨东征西讨,西破羌人,南征交趾(今越南)等。为东汉立下不朽功勋!

王莽新朝末年,硝烟四起,王莽的堂弟、卫将军王林将马援、原涉推荐给王莽,均被封为大尹(太守),更始二年(公元24年),新朝灭亡后,马援与哥哥马员跑到凉州躲避战乱。刘秀建立东汉,马员投奔他得到了官职。马援则羁留在西州(今汉中一带),受到陇右割据势力隗嚣的器重,被任命为绥德将军,参与隗嚣的决策定计。建武元年(公元25年),公孙述在蜀地称帝,隗嚣派马援去探听虚实。马援和公孙述原本是同乡,而且交情很好,马援原以为会受到热烈欢迎,哪曾想公孙述却摆起皇帝的架子。公孙述先陈列卫士,然后才请马援进见行大礼,没说几句话,又让马援出宫,安置在旅馆;让人给马援制作都布单衣、交让冠。也就是礼节用的衣服、帽子,然后才在宗庙中聚集百官,设宴招待了他。席间,公孙述表现出高高在上的样子,表示要封马援为侯爵,并授予他大将军的官位。马援的随从宾客以为受到了很大的礼遇,愿意留下来。马援则认为公孙述只是装腔作势,骄傲自大,不能久留天下人士。于是,毅然返回陇右,马援回来后对隗嚣道:“公孙述井底之蛙,妄自尊大,您不如专意经营东方(刘秀)”。隗嚣便打消了归附蜀郡的念头。

建武四年(公元28年),马援奉隗嚣之命去东汉面见光武帝刘秀,刘秀非常高兴:“你周旋于二帝之间,现在见到你,使人大感惭愧”。马援道:“当今世道,不仅是君主选择臣子,而且臣子也在选择君主。臣如今远来,陛下怎么知道我不是刺客奸人”?刘秀笑道:“你不是刺客,不过是个说客。”马援道:“天下反反复复,窃取名字的人多如牛毛,现在见到陛下,宽宏大量,与高祖一样,就知道帝王自然有真的了”。刘秀佩服他的胆识,认为他与众不同。不久,马援随刘秀南巡,先到黎丘,后转到东海。南巡归来,刘秀又以马援为待诏,日备顾问。马援要回西州时,刘秀为他举办隆重地欢送会,并派太中大夫来歙持节相送。马援回到西洲,将东汉的情况一一告诉了隗嚣,隗嚣打算归汉,为表示诚意,将自己的长子隗恂派到洛阳去做人质。马援则带着家属随隗恂到了洛阳。马援来到洛阳数月后,汉光武帝刘秀并没有被任命他的职务。马援发现三辅地区土地肥沃,原野宽广,而自己带来的宾客又不少,于是便上书刘秀,请求率领宾客到上林苑去屯田,光武帝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马援在洛阳等了隗嚣很久,不见其到来。原来,隗嚣听信了部将王元的挑拨,想占据陇西(今甘肃定西一带),自立为王,因此对汉朝存有二心,狐疑不决。马援见状,多次写信,好意相劝。隗嚣这时非常怨恨马援,认为马援背叛了自己,见到信后愈发恼火,后来竟起兵抗拒朝廷。马援上书刘秀,陈述自己愿意留在东汉的理由,并献上消灭隗嚣的计策。刘秀采纳马援的意见,令他率突骑五千,游说隗嚣的将领高峻、任禹、羌豪等人,陈述利害祸福,用以分化瓦解隗嚣集团。马援又写信给隗嚣部将杨广,陈说利害,希望他能归附汉朝并劝谏隗嚣悬崖勒马,没有得到杨广的答复。建武八年(32年),隗嚣进攻略阳(今属汉中),遭到城中百姓抵抗。刘秀决定亲征隗嚣。军队行至漆县(陕西彬县),不少将领认为前途情况不明,胜负难卜,不宜深入险阻,刘秀也犹豫不定,正好马援奉命赶来,刘秀连夜接见,并将将领们的意见告诉了马援,征询他的意见。马援认为隗嚣的将领已呈分崩离析之势,如果乘机进攻,必获全胜。此战,马援“堆米为山”(用米做地形沙盘,讨论战术)是此战取胜的重要原因之一,隗嚣大将十三人率部众十万余人不战而降,隗嚣逃至西城,援陇蜀军李育、田弇逃至上邽。汉军占领了天水的16座属县,刘秀派吴汉、岑彭围西城,派耿彝围上邽。至此,隗嚣军主力基本上被汉军消灭。

建武九年(公元33年),马援作为来歙的副手,被任命为太中大夫,统领诸军驻守长安。马援后带兵收复了凉州,在众人推举下被任命为凉州地方官。从新朝末年开始,塞外羌族不断侵扰边境,不少羌族趁中原混乱之际入居塞(汉族要塞)内。金城一带属县也多为羌人所占据。来歙就此事上书,说陇西屡有侵扰祸害,除马援外,无人能平。建武十一年(公元35年),刘秀任命马援为陇西太守。马援派步骑三千在临洮击败先零羌,斩首数百人,获马牛羊一万多头。守塞羌人八千多,望风归降。建武十三年(公元37年),武都参狼羌与塞外各部联合,杀死官吏,发动叛乱。马援率四千人前去征剿,行至氐道县境时,发现羌人占据了山头。马援命令部队选择适宜地方驻扎,断绝羌人的水源,控制草地,并以逸待劳。羌人水草乏绝,陷入困境,除首领们带领几十万户逃往塞外外,剩下的一万多人全部投降。从此,陇右得到安定。马援功劳很大,但绝不居功自傲,谦恭自律。朝廷的赏赐,他都分给了自己的属下。马援在朝中名望很高、足智多谋、英勇善战,深受朝廷大臣敬仰和汉光武帝刘秀的喜爱。马援在陇西太守任上六年,恩威并施,使得陇西兵戈相向逐渐停止,人们也逐渐过上了和平安定的生活。

建武十七年(公元41年),交趾(今越南北部红河流域一带)发生叛乱,年满六旬的马援请求出征,被征入朝任虎贲中郎将。刘秀任命马援为“伏波将军”,扶乐侯刘隆为副将与楼船将军段志等,率领汉军剿平交趾。部队到合浦时,段志去世,马援兼领其军沿海开进,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长驱直入交趾千余里。建武十八年(42年),马援率军到达浪泊,大破反军,斩首数千级,降者万余人。马援乘胜进击,在禁溪一带数败征侧,敌众四散奔逃。建武十九年(43年)正月,马援斩杀征侧、征贰,传首级至洛阳。朝廷封马援为新息侯,食邑三千户。马援犒赏三军,三军将士齐呼万岁。建武二十年(公元44年),马援率部凯旋回京。刘秀赐马援兵车等物,地位仅次九卿。

马援回到京城一个多月,正值匈奴、乌桓进犯扶风,马援曾说过“男儿应战死沙场,用马革裹尸二还,怎么能躺着床上,与儿女们一起消磨时光呢”?因此,马援见三辅地区受到侵掠、皇家陵园不能保全,就自愿请求率兵出征,刘秀同意了。建武二十一年(公元45年),马援率领三千骑兵出高柳,先后巡行雁门、代郡、上谷等地。乌桓哨兵发现汉军到来,部众纷纷散去,马援无所得而还师。公元48年,马援62岁了,患有严重的风湿病。听说武陵(今湖南常德西)有一个叫五溪蛮的部落造反,主动请缨。汉光武帝考虑马援年岁大了,并没有打算让他出征。没有想到马援全身铠甲,来到大殿,说:“老臣还能领兵,就让我为国家再出最后一把力吧”。来到校场,马援飞身上马,跑了一圈。汉光武帝笑着说:“真是老当益壮啊”!就同意他的请求,马援到五溪后,一连打了几个胜仗,平叛取得了成功。

五溪这个地方,比较荒凉。很多人得了瘴气,马援也得了病。不久后,马援在回来的路上病死了。死后虽受人诬陷,但不久得到了平反。建初二年(公元78年),汉章帝派五官中郎将持节追加策封,追谥马援为“忠成”!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niuben22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yula.net/388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