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菱学诗(香菱学诗告诉我们什么道理)

香菱学诗细节描写香菱学诗:且说香菱见过众人之后,吃过晚饭,宝钗等都往贾母处去了,自己便往潇湘馆中来。此时黛玉已好了大半,见香菱也进园来住,自是欢喜。香菱因笑道:“我这一进来了,也得了空儿,好歹教给我作诗,就是我的造化了!”黛玉笑道:“既要作诗,你就拜我作师。我虽不通,大略也还教得起你。”香菱笑道:“果然这样,我就拜你作

香菱学诗细节描写

香菱学诗: 且说香菱见过众人之后,吃过晚饭,宝钗等都往贾母处去了,自己便往潇湘 馆中来。此时黛玉已好了大半,见香菱也进园来住,自是欢喜。香菱因笑道: “我这一进来了,也得了空儿,好歹教给我作诗,就是我的造化了!”黛玉笑道: “既要作诗,你就拜我作师。我虽不通,大略也还教得起你。”香菱笑道:“果 然这样,我就拜你作师。你可不许腻烦的。”黛玉道:“什么难事,也值得去学! 不过是起承转合,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,平声对仄声,虚的对实的,实的对虚的, 若是果有了奇句,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。”香菱笑道:“怪道我常弄一本旧 诗偷空儿看一两首,又有对的极工的,又有不对的,又听见说‘一三五不论,二 四六分明’。看古人的诗上亦有顺的,亦有二四六上错了的,所以天天疑惑。如 今听你一说,原来这些格调规矩竟是末事,只要词句新奇为上。”黛玉道:“正 是这个道理,词句究竟还是末事,第一立意要紧。若意趣真了,连词句不用修饰, 自是好的,这叫做‘不以词害意’。”香菱笑道:“我只爱陆放翁的诗‘重帘不 卷留香久,古砚微凹聚墨多’,说的真有趣!”黛玉道:“断不可学这样的诗。 你们因不知诗,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,一入了这个格局,再学不出来的。你只 听我说,你若真心要学,我这里有《王摩诘全集》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, 细心揣摩透熟了,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,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 二百首。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,然后再把陶渊明、应玚,谢、阮、庾、 鲍等人的一看。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,不用一年的工夫,不愁不是诗翁了!” 香菱听了,笑道:“既这样,好姑娘,你就把这书给我拿出来,我带回去夜里念 几首也是好的。”黛玉听说,便命紫娟将王右丞的五言律拿来,递与香菱,又道: “你只看有红圈的都是我选的,有一首念一首。不明白的问你姑娘,或者遇见我, 我讲与你就是了。”香菱拿了诗,回至蘅芜苑中,诸事不顾,只向灯下一首一首 的读起来。宝钗连催他数次睡觉,他也不睡。宝钗见他这般苦心,只得随他去了。 一日,黛玉方梳洗完了,只见香菱笑吟吟的送了书来,又要换杜律。黛玉笑 道:“共记得多少首?”香菱笑道:“凡红圈选的我尽读了。”黛玉道:“可领 略了些滋味没有?”香菱笑道:“领略了些滋味,不知可是不是,说与你听听。” 黛玉笑道:“正要讲究讨论,方能长进。你且说来我听。”香菱笑道:“据我看 来,诗的好处,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,想去却是逼真的。有似乎无理的,想去 竟是有理有情的。”黛玉笑道:“这话有了些意思,但不知你从何处见得?”香 菱笑道:“我看他《塞上》一首,那一联云:‘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’想 来烟如何直?日自然是圆的:这‘直’字似无理,‘圆’字似太俗。合上书一想, 倒像是见了这景的。若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,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。再还有 ‘日落江湖白,潮来天地青’:这‘白’‘青’两个字也似无理。想来,必得这 两个字才形容得尽,念在嘴里倒像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。还有‘渡头余落日, 墟里上孤烟’:这‘余’字和‘上’字,难为他怎么想来!我们那年上京来,那 日下晚便湾住船,岸上又没有人,只有几棵树,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,那个烟 竟是碧青,连云直上。谁知我昨日晚上读了这两句,倒像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。” 正说着,宝玉和探春也来了,也都入坐听他讲诗。宝玉笑道:“既是这样, 也不用看诗。会心处不在多,听你说了这两句,可知‘三昧’你已得了。”黛玉 笑道:“你说他这‘上孤烟’好,你还不知他这一句还是套了前人的来。我给你 这一句瞧瞧,更比这个淡而现成。”说着便把陶渊明的“暖暖远人村,依依墟里 烟”翻了出来,递与香菱。香菱瞧了,点头叹赏,笑道:“原来‘上’字是从 ‘依依’两个字上化出来的。”宝玉大笑道:“你已得了,不用再讲,越发倒学 杂了。你就作起来,必是好的。”探春笑道:“明儿我补一个柬来,请你入社。” 香菱笑道:“姑娘何苦打趣我,我不过是心里羡慕,才学着顽罢了。”探春黛玉 都笑道:“谁不是顽?难道我们是认真作诗呢!若说我们认真成了诗,出了这园 子,把人的牙还笑倒了呢。”宝玉道:“这也算自暴自弃了。前日我在外头和相 公们商议画儿,他们听见咱们起诗社,求我把稿子给他们瞧瞧。我就写了几首给 他们看看,谁不真心叹服。他们都抄了刻去了。”探春黛玉忙问道:“这是真话 么?”宝玉笑道:“说慌的是那架上的鹦哥。”黛玉探春听说,都道:“你真真 胡闹!且别说那不成诗,便是成诗,我们的笔墨也不该传到外头去。”宝玉

《香菱学诗》

首先,要多读。黛玉让香菱诵读王维的五言律诗一百首,杜甫的七言律诗一二百首,李白的七言绝句一二百首。“读诗百遍,其义自见”,诵读这种方法对于我们学写诗也是非常正确而必要的。随着诵读篇目数量的增加,你对诗歌的语言感知能力就会越来越强,诗歌的阅读水平也就会越来越高。这好比盖房子,先要打好地基,地基越牢固,房子也就可以盖得越高大。诵读不仅是学好诗歌的根基,也是提高鉴赏能力的根本途径。 其次,黛玉认为,要学诗就要学一流的。王维的五言律诗是最好的,除了杜甫,没有人能赶得上他;七言律诗,杜甫的诗要是打一百分的话,恐怕要再找出一个八十分的都不可能,后来一个李商隐也还可以;七言绝句,那是不会有人写得过李白的了。这三个人,李白是“诗仙”,杜甫是“诗圣”,王维人称“诗佛”,唐朝的诗歌,成就最高的就是他们三位了,以前一直是这样评价的。后来白居易取代了王维的位置,因为他的诗里面有一些反映劳动阶级的生活、思想等等,还有他的长篇,如《长恨歌》《琵琶行》都不错,但是以前一直是以李白、杜甫、王维三个人为首的。林黛玉这个看法也是很对的。要学就学一流的,学不到一流还可以成为二流,要是一开始就学二流的,那只能学成三四流了。我们在阅读时,也要挑选文质兼美的作品,这对于陶冶情操,培养纯正的文学趣味是非常有益的。 第三,要大胆创作,要敢于想象。香菱学诗,第一首,通篇就是说了“月亮很亮”这么一个意思。所以黛玉就说,初学者看的诗少,措辞不雅,要放开胆子去做,要有想象力才行。这也是很对的。恩格斯在评论德国诗人普拉顿的时候曾强调说:“写诗必须有大胆的想象。”可以说,没有想像就没有形象思维,也就没有诗。形象思维的过程自始至终都贯穿着丰富的艺术想象,大胆的想象可以使极平常的生活景象焕发出奇特的美感、美质,令人耳目一新。其它文体的创作也离不开大胆想象。 《香菱学诗》中的这些文艺创作理论对我们都有很大的启示作用 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niuben22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yula.net/379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