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善长简介(李善长案的简介)

李善长、宋宪、胡惟庸都为相过?顺序?性格?先李善长后胡惟庸最后是宋谦吧李善长是唐室后代吗也许是的。李善长和萧何比谁的能力更强?洪武二十三年(1390年),76岁的李善长与妻女弟侄七十余口,一起被冤斩,尽管他手执丹书铁券(老朱的免死金牌,此铁卷的最终解释权归老朱所有),仍难免死罪。朱元璋只免了他女儿女婿,也即公主

李善长、宋宪、胡惟庸都为相过?顺序?性格?

先李善长

后胡惟庸

最后是宋谦吧

李善长是唐室后代吗

也许是的。

李善长和萧何比谁的能力更强?

洪武二十三年(1390年),76岁的李善长与妻女弟侄七十余口,一起被冤斩,尽管他手执丹书铁券(老朱的免死金牌,此铁卷的最终解释权归老朱所有),仍难免死罪。朱元璋只免了他女儿女婿,也即公主和附马(李祺)。1368年,当年的放牛娃、和尚、叫花子朱元璋在南京称帝,建立了大明王朝。

朱元璋登基后,封赏了一批开国功臣。在这一批开国功臣中,有6位被封为爵位最高的公爵。他们的排名依次是:韩国公李善长、魏国公徐达、曹国公李文忠、宋国公冯胜、卫国公邓愈、郑国公常茂(常遇春之子)。这就是通常所称的“开国六公”。

李善长(1314年—1390年),字百室,濠州定远(今安徽定远县)人。他少时爱读书有智谋,后投靠朱元璋,跟随征战,出生入死,功劳颇多,比肩汉代丞相萧何。

在“开国六公”中,李善长位列第一。李善长负责经营后方,供给兵粮,居功至伟,朱元璋亲赐其铁券。李善长在众功臣中第一个获得铁书丹卷。他被封为韩国公,岁禄四千石,子孙世袭。他这块丹书铁券可以免死两次,连儿子也可以免死一次,“他免二死,子免一死。”

老朱的授封制词中将他比之“在世萧何”。朱元璋对李善长的评价:

“善长虽无汗马劳,然事朕久,给军食,功甚大,宜进封大国。”君臣友谊的建立

公元1353年 ,25岁的朱元璋投奔明教。那时天下大乱,元王朝奄奄一息。当刚刚起步的老朱率部南下滁州途中,41岁的李善长德高望重,他主动前往迎接拜见没有多大势力的朱元璋。

朱元璋请教他:

“四方战斗,何时定乎?”李善长回答:

“秦乱,汉高起布衣,豁达大度,知人善任,不嗜杀人,五载成帝业。今元纲既紊,天下土崩瓦解。公濠产,距沛不远。山川王气,公当受之。法其所为,天下不足定也。”意思是劝老朱善于用人,不滥杀无辜,平定天下易如反掌。二人谈话很投机,老朱虚心听取李善长建议,留下他做幕府的掌书记。1354年郭子兴率万人南下,相中李善长的才能,想把他从老朱的手中夺为己用。但李善长极力推托,从一而忠。

洪武初年,他成为开国元勋第一人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李善长变的刻薄、骄横,凭借自己的权势,颐指气使,凌驾于百官之上,为非淮人集团和朱元璋日渐不满。

当胡惟庸一等先后获罪被杀后,老朱念及李善长过去的功劳隐忍不发。一天,朱元璋借与陶凯论斋戒当至诚为由, 暗示李善长应趁早退休。他说:

“人之一心,极艰检点,心为身之主,若一事不合理,则百事皆废,所以常自检点,凡事必求至当。今每遇斋戒,必思齐整心志,对越神明。”在洪武四年(1371年),李善长辞官回乡,朱元璋亲赐封地,赐临濠地若干顷,置守冢一百五十户,给佃户一千五百家,仪仗士二百家。并在之后提拔他的弟弟李存义和其侄子李绅为官,还将自己的大女儿临安公主下嫁给李善长的儿子李琪,拜为驸马都尉。李家成为仅次于皇族的第二大贵族,朝野上下人人羡慕,李善长越发恃宠而骄,待人刻薄。

罪:受贿并和逆臣胡惟庸组团以李善长为核心的准西集团势力越来越大,他收老乡胡惟庸300两黄金,让胡惟庸成了这个集团的知名人物,他们合伙排挤非淮西籍大臣,妒贤嫉能害死山西阳曲人杨宪。

参议李饮冰、杨希圣,稍侵其权,即按其罪奏黜之;李善长的亲信中书都事李彬贪污犯法,刘基铁面无私,按法处死李善长的亲信李彬,招致李善长报复,他“恶人先告状”,致刘伯温被迫辞职告老还乡。

罪:对皇帝大不敬朱元璋已经对李善长不满。李善长目无君主,不守礼节,没人情味。临安公主嫁后一个月,朱元璋重病,有十几天都没法视朝。李善长冷漠不去问候,他的儿子李祺也没有去问候朱元璋,也不向朱元璋谢罪。《明史》记载,御史大夫汪广洋、陈宁疏言:

“善长狎宠自恣,陛下病不视朝几及旬,不问候。驸马都尉祺六日不朝,宣至殿前,又不引罪,大不敬。”于是坐削李善长岁禄一千八百石,几及其半。

亲人出卖:已在死亡的边沿不知回头洪武十八年(1385年),有人告密说李善长的弟弟李存义和胡惟庸勾结谋反,于是朱元璋马上逮捕了李存义和儿子李佑(胡惟庸的侄女婿)在严刑逼供下,李存义不仅承认了自己与胡惟庸勾结,而且指出李善长有参与。于是朱元璋马上召见李善长,众大臣求情以及动用之前的丹书铁券,李善长逃过一死。对李存义父子朱元璋从轻发落,诏免其死罪,安置崇明。但是李善长自以为朱元璋不舍得杀他,仍不知避其锋芒,作死的节奏更加强烈。

故友出卖:私自调兵建豪宅洪武二十三年(1390年),年龄已是76岁的李善长大兴土木造府邸,他找到老战友汤和,从汤和手中借300士兵来充当了劳工。汤和为了获得老朱的信任,抓住这个机会表忠心,他将此事秘密报给朱元璋。明朝私用士兵是重罪。这让老朱起了杀心。

下人出卖:替罪人求情,明知胡惟庸谋反不报洪武二十三年(1390年)四月份,京城受株连的百姓被发配到边疆。李善长请求朱元璋赦免亲戚丁斌,朱元璋大怒,非但不赦免丁斌,反而将丁斌下狱治罪。丁斌在严刑之下,招供出李善长的各种罪行。

当时有个李善长的下人被屈打成招:“胡惟庸在朝时”,曾想拉李善长下水,善长不 从,胡拉李善长的弟弟劝说善长,时间久了,李善长终于说了一句:

“吾老矣,吾死,汝等自为之”。朱元璋忍无可忍,给李善长加上罪名:

“知谋逆不举发,狐疑观望怀两端,大逆不道”朱元璋便由此定下他的谋反罪。最终朱元璋将李善长全家七十余口人一并斩首示众,家产被抄。李善长终于把自己作死了,痛心的是连累了全家。

明朝历任宰相?

答:在明太祖朱元璋年间各色血雨腥风的大案里,大明开国“左相国”李善长的被杀,可以说桩让当时多少人想不到的事儿。

要知道,这位大明开国的“萧何”,朱元璋时打天下年间功劳苦劳一堆的“大管家”,明朝六部官制礼仪制度的制定者,多年来深受朱元璋的信任。哪怕洪武十三年,著名的“胡惟庸案”震惊天下,各色“胡惟庸党羽”手拉手上法场。与胡惟庸有着特殊关系的李善长,依然得到明太祖的保护。之后的几年里,李善长父子多次得到朱元璋赏赐,李善长的儿子还曾被委以重任。乍一看去,朱元璋与这位“老搭档”的关系,依然其乐融融。

可仅仅十年后,即洪武二十三年,朱元璋就突然把脸一翻:仅仅因为几名御史的奏劾,就把正在崇明安度晚年的李善长揪出来,翻出了十年前“胡惟庸案”的旧账,逼得这位七十七岁的“老相国”含恨自尽,其全家七十多口老幼也惨遭株连。这位明朝开国公认的“百官之首”,人生就此凄然收场。

可为什么?曾经视汉高祖刘邦为偶像的朱元璋,会用如此“翻脸比翻书快”的手段,对待自己的“萧何”李善长呢?

首先一个原因,就得说说李善长所属的“派系”,那叫朱元璋自登基以来,就让朱元璋如鲠在喉的“淮西勋臣”集团。

朱元璋能够得天下,其核心力量,正是从一开始就跟随其出生入死的“淮西籍”功臣们。早在朱元璋以“吴王”身份占据东南时,当时就有“城中高簪半淮人”的说法。待到明王朝开基建国后,“淮西人”的势力更是滚雪球膨胀,包括李善长在内的明朝“开国六国公”,清一色淮西人,左右丞相更是由李善长徐达两位“淮西文武”领衔,五十七位侯爵也大多淮西人。朱元璋每次上朝议事,只要放眼望去,几乎个个“老乡”。

对这些“老乡”,朱元璋一开始确有“和谐”的意思。得天下后的朱元璋,还曾吐槽过“偶像”刘邦“杀功臣”的往事,多次表示要和“淮西勋臣”们“卒皆保全”。开国时一向节俭的他,更不惜血本兴建凤阳中都,就盼着有一天能和“淮西勋臣”们“荣归故里”。但“骨感”的现实是,这群曾为他出生入死的老弟兄,开国后就放飞了,尤其是拉帮结派,那是驾轻就熟,没几年下来,排斥异己的闹剧就一桩接一桩。

比如刘基杨宪等“非淮西”的重臣,在明初开国的几年里,都受尽了“淮西勋臣”们的围堵。纵是智如泉涌如刘基,也是想辞官避祸亦不可得。最后在“淮西勋臣”们的构陷里身患重病,落得不明不白离世。“淮西勋臣”里的“新贵”胡惟庸,坐上了左丞相宝座后,更是从此撒了欢,没几年就培养出自己一套“团队”,还与北元倭寇“勾勾搭搭”,终于“作”出了“胡惟庸大案”,招来朱元璋的一通大杀。

更为严重的是,这些为大明建国流够了血的“淮西勋臣”,明朝开国后没几年,就成了新生大明王朝的毒瘤。由于这些人各个掌握着肥沃的土地,享受着强大的特权,于是也越发肆无忌惮,破坏国家法度乃至腐化堕落,几乎都成了常事。特别是“腐化”,那更成了流行风气,这群人治国无能,收受贿赂乃至“享乐废法”,几乎样样都不用教。倘若由着这些人闹腾下去,初建的大明王朝,百分百要走上诸多“农民起义政权”短命的老路。

所以,对于明太祖朱元璋来说,这群他曾盼着“一起慢慢变老”的“淮西勋臣”们,早就变成了一群必须恶整的人。洪武十三年的“胡惟庸大案”,别看株连极多,其实也只是开始。身在其中的李善长,自然也是朱元璋的“目标”之一。但对于李善长,这事儿却还是不一样。

在“淮西勋臣”里,李善长是个核心人物。他虽然不似徐达汤和等人手握重兵。但明朝开国战争里,他其实就是“朱元璋团队”的“管家婆”,干的就是苦活累活,根子也扎得极深。而比起汉朝的萧何来,同样有着“萧何”美名的他,权力欲却更重。以《明史》的形容说“外宽和,内多忮刻。”典型外宽内忌的角色,大明第一智囊刘基的晚年悲剧,虽是胡惟庸亲手制造,但刘基的失宠与获罪,也同样有李善长一次次推波助澜。

而且在“淮西勋臣”内部,虽然李善长早在洪武四年就早早隐退,但后来呼风唤雨的胡惟庸,最初只是宁国县一个小小的知县,就是李善长一手提拔起来。李善长的侄孙李佑,又做了胡惟庸的侄女婿,俩家正是“亲上加亲”。如此亲密关系,也令李善长在胡惟庸倒台后,惹来一阵阵喊杀声,却被当时的朱元璋硬生生摁下去。

为什么这时朱元璋不“动”李善长?一是以《明实录》的说法,朱元璋念旧情,不忍心“动”。李善长与“半路蹿红”的胡惟庸不同,和后来被杀的蓝玉更不同,这是在朱元璋“创业”早期就跟随他的老臣子,多少次为他排忧解难。“旧情”当然极深。更重要的是“不能动”,如前文所说,李善长是一个擅长“退到背后做文章”的人,自己退休前就能“捧”起胡惟庸,对刘基也能“放暗箭”,这样一个树大根深的人,当然轻易动不得。

放在洪武十三年,那时的明王朝,北方与西南都面临北元残余势力的威胁,经济民生更是一片凋敝,轻易乱不得。“追杀”李善长?在洪武十三年时,并不现实。所以,就算没“旧情”,朱元璋也要先忍下这口气。

而这事儿,对于李善长来说,其实也是他最好的“全身而退”机会。如果李善长能够明白自己的处境,了解朱元璋的用心,主动“知退”,七十七岁那年的惨剧,未必就会发生。比他与朱元璋更有“旧情”,也同样有“威胁”的“淮西勋臣”汤和,不就成功脱身了?

但这,也恰是李善长悲剧的第二个重要原因,看他七十七岁之前的表现,几乎就是步步“作死”。洪武十八年时,朱元璋就免去了李善长“勾结胡惟庸”的“罪过”,将他安置在崇明养老。但李善长却心安理得,这,就已经埋下了伏笔。

到了洪武二十三年,七十七岁的李善长,又接连“作”了两个事:一是找“老乡”汤和借三百士兵,只为给自家修宅子。别看只是三百人,“借兵”这事儿,就触犯了朱元璋的忌讳。二是给自己的党羽求情,请求朱元璋赦免部分被充军的“故旧”。两件事合在一起,也就让朱元璋明白了:这看似公益无害的李善长,既能“借兵”,还念着“党羽”。接下来的血腥一幕,已是可以想。

与其说,是做久了高官的李善长,在人生关键时刻犯了傻,不如说,这是性格决定命运,一个“外宽和,内多忮刻”的李善长,到了这个处境,必然会这么“争一争”。既然不能思退,自然也就栽进万丈深渊。

而在李善长自尽后的第二年,郎中王国用愤怒上书,一字一泪痛陈了李善长的冤情。几乎是做好了上书后被朱元璋处死的准备。但朱元璋却“虽不能用,亦不罪也”。确实,他何尝不知道李善长是冤枉的,但事情重来多少遍,他都会这么对李善长。

封建皇权争斗的无情冷血,看过朱元璋李善长这对老哥们的“旧情”,就有多少唏嘘在其中。

参考资料:陈梧桐《洪武皇帝大传》、朱忠文《胡惟庸案与李善长死因新探》、《明史》

作者:我方团队张嵚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niuben22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yula.net/37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