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格子无盘系统(方格子无盘系统客户端启动慢)

#婚恋小说#01方格子在打扫房间的时候,在衣柜的底层抽屉里发现了一张意外保险单复印件。和一些证件的复印件叠放在一起,大概是用来备用的。受保人是陈莉莉,受益人是刘子刚。方格子的手顿了一下,心也跟着震荡了一下。保额为155万,对于普通人家来说,算得上一笔巨款了。陈莉莉其人,方格子知道,那是刘子刚的前妻。确切

方格子无盘系统(方格子无盘系统客户端启动慢)

#婚恋小说#

01

方格子在打扫房间的时候,在衣柜的底层抽屉里发现了一张意外保险单复印件。和一些证件的复印件叠放在一起,大概是用来备用的。受保人是陈莉莉,受益人是刘子刚。

方格子的手顿了一下,心也跟着震荡了一下。保额为155万,对于普通人家来说,算得上一笔巨款了。

陈莉莉其人,方格子知道,那是刘子刚的前妻。确切来说,应该是亡妻。想到亡故二字,方格子脊背上忽然窜起一股凉意来,大热天的,她竟然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

方格子和刘子刚是二婚,别人介绍的。刘子刚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憨厚朴实。他中等个子,五官周正,属于长相比较普通的一类人。刘子刚在一家中型私人工厂里做会计,收入一般。

方格子认识他时,他妻子去世两年多了,自己带着一个十二岁的女儿生活。当时他只说前妻因病去世,具体什么病情方格子也没多问。

方格子也没资格挑剔,因为她自身的条件也不尽如人意。她离异三年,独自带着一个八岁的儿子生活。她在一家托管学校上班,因为每天工作时间比较短,所以工资自然不高。因此一个人养活儿子压力确实不小。

另外她虽然有几分姿色,但架不住岁月流逝生活碾压,乍看上去也就一眉目清秀的普普通通的中年妇女。

两个条件旗鼓相当的男女,权衡利弊之后开始交往。刘子刚不善言辞,但是性格敦厚,为人真诚,不仅对方格子细致周到,对她儿子醒醒也很好。经常给醒醒买衣服和玩具,醒醒很快就喜欢上了他。

方格子的工作时间与大家正好相反,每天都是下午三点多去上班,七点左右才能回家。人家周末休息,她周末上班。有了刘子刚以后,他经常在下班后去给她和醒醒做饭,然后再回自己家。

02

相处了半年以后,方格子和刘子刚带着各自的孩子重组了家庭。四个人相处得还算融洽。只不过房子有点小,住四口人有点拥挤。尤其是孩子大了会很不方便的。于是刘子刚建议再买一套大点的房子。

买房子自然需要花很多钱,而方格子手里压根没有多少积蓄。看刘子刚也不像能拿出多少钱的样子,所以方格子也没太往心里去。想着过两年攒点钱再说。

然而没想到刘子刚真的开始付诸行动了。他和她商量着选地段,带她去看房子。毕竟是二婚夫妻,感情再好,也是有点隔膜的,所以方格子从来没有问过他有多少存款,也自认为以他的收入水平,不会有多少钱。当买房一事正儿八经地提到桌面上以后,方格子才觉得,看来刘子刚还是有一点家底的。她想:真是看不出呢。难道自己歪打正着嫁了一个条件不错的男人?

最终敲定了一套九十七平的三室一厅。距离一所初中很近,以后两个孩子上学会很方便。

方格子有些歉意地说:“那个,我只能拿出五万来。”

刘子刚有点奇怪地看了她一会儿,然后笑着说:“我也没要你出钱啊。你把你自己给我,我就赚着了。”

一向不会说甜言蜜语的他,这一句话瞬时让方格子感动了。更令她没想到的是,刘子刚执意在房产证上加上了她的名字。他说:“我是真心想和你过后半辈子的,所以我的就是你的。”

不得不说,这真的是毫无保留的表现了。别说半路夫妻,即便是头婚,能够做到如此地步的男人也不多。方格子由此认定了自己的选择。觉得这个男人她嫁对了。

新房子快装修完工了,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准备搬过去了,旧房打算租出去。方格子白天没事,就开始在家里整理东西。

屋外阳光正好,室内岁月静好。方格子面容恬静,表情安然地做着一切。然后骤然出现的一张保险单瞬间打乱了这一切。说不清缘由的,十分诡异的感觉。

当天刘子刚加班。饭桌上,方格子貌似无意地问起了刘畅,她妈妈是得的是什么病。小姑娘眉头皱紧了,显然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。这也难怪,母亲的去世,是孩子心头难以愈合的伤,自然是不愿意提起的。

在以为刘畅不会回答了的时候,刘畅却闷声告诉她,她妈妈没有生病,而是车祸死的。更令方格子惊奇的是,她和刘子刚是一起出的车祸。两人在同一辆车上,刘子刚正是驾驶员。

方格子嘴里的饭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,她呛咳起来。同时后背再次窜起了凉意。两个人都在车里,一个人死了,另一个却安然无恙,这种情况并不少见,也谈不上诡异。但是,如果死者恰好买了意外保险,事情就另当别论了。

03

方格子对于陈莉莉其人没什么了解,她不喜欢追问对方过去的事情,如同她自己也不愿意对刘子刚谈起前夫一般。但她看过陈莉莉的照片,在刘畅房间的床头柜上,还摆放着母女俩的相框。

陈莉莉长相比较出众,五官深邃,容貌艳丽。眼角眉梢似乎透露着一种不经意的淡淡的风情。一看便知是个有味道的女人。

当晚,她梦见一个披头散发浑身血淋淋的女人站在她床边,对她哭诉着什么。她看不清女人的脸,但是心下清楚那定是陈莉莉,曾经美艳的陈莉莉,如今已经化作骨灰的陈莉莉。

从梦中惊醒过来,方格子大口喘息。她是一个唯物主义,从不相信魑魅魍魉之类的事情。然而,这前所未有的惊悚梦境令她心有余悸。

她发现刘子刚不在身边,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他回来。于是她起身去寻找他。原来他站在阳台上抽烟,背影看起来有几分寥落清冷。

刘子刚转过身来,方格子吓了一跳,仿佛悄无声息出现在别人背后的人是刘子刚一样。刘子刚笑,“你怎么起来了?”

方格子说:“渴了,起来喝水,看你不在,就出来看看。”

刘子刚走过来,拉着她的手,两人一起向室内走去。“你的手怎么这样凉呢?”刘子刚问。

方格子摇头,半开玩笑地说:“没什么,我属于蛇科动物。”

接下来的几天,方格子不时地梦到陈莉莉,不过不是每次都是噩梦。有时候她梦里的陈莉莉对她很和善,熟人一般和她闲聊。虽然她始终听不清她在说什么,但感觉她的声音很好听。性格应该也很温婉。

方格子的睡眠质量越来越差。睡不着的夜晚,她会暗自打量着睡梦中的刘子刚,一般情况下,他睡得都很安稳。看得出,他很少做梦,更没有做噩梦。类似于夜半失眠站在阳台上抽烟的情况,少之又少。是因为心安,还是内心强大呢?方格子不得而知。

04

方格子到底是忍不住,问起了关于陈莉莉的事情。刘子刚神情黯然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:“格子,其实,她,不是生病去世的,而是死于一场车祸。”

方格子认真观察着他,他脸上的悲伤看不出矫饰,似乎完全是真情流露。也是,不管真相如何,那毕竟是他的发妻,两人还育有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,所以他伤心也是难免的。

刘子刚叹口气,接着说:“都怪我,发生车祸时,她坐在副驾驶座上,我出于本能,往自己这边打了方向盘。结果,我没什么大碍,而她,当场死亡。”

他的声音越来越低,“所以,我很自责,从那以后,我再也不开车了。每当坐到驾驶座上,我就浑身发抖。”

确实,自从方格子认识他以来,从未见他开车。她甚至以为,他是当今少有的不会开车的男人。

对妻子充满了愧疚,然后拿到了大笔保险金,在妻子去世两年后另娶妻重组家庭。方格子说不清这一切是否合理,毕竟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,没法一概而论。

那么,车祸真的是车祸吗?

方格子对那个已在滚滚红尘外的不认识的女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当然,有一方面也是出于自身考虑。因为,很可能自己的命运与陈莉莉息息相关。

不太喜欢交际的方格子开始主动和附近邻居以及周边住户打交道。她白天基本上没事,所以就和大妈们一起买菜,一起聊天。然后尽量装作不经意地把话题往刘子刚和陈莉莉身上引。中国大妈们对左邻右舍的家长里短总是很感兴趣,所以相当给力。

好几位大妈都众口一词表示。刘子刚和陈莉莉夫妻感情很好,似乎很少吵架,一家三口经常一起散步,有说有笑的。陈莉莉性格也很好,对人亲和有礼,见了人老远就打招呼。

最关键的是,她人还漂亮,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,虽说工作一般,但在这个小区里,也算是一个比较出众的女人了。

“唉,可惜了,”一位大妈摇头说,“那么好的一个闺女,说没就没了。”

不仅如此,方格子还像一名侦探一般,在家里四处翻找,想要找寻一点蛛丝马迹出来。虽然她也清楚这样做的用处不大,事情过去的时间也不短了,她根本就不会有收获,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。

没想到,还真被她发现了一个秘密。

这个秘密就是,陈莉莉很可能出过轨。这个发现令方格子激动不已的同时又感到心惊肉跳。

当晚,刘子刚在饭桌上说起准备给方格子和醒醒各自再买一份保险。他说得自然而然,而方格子听得惊心动魄。差点被嘴里的饭菜噎着。而且再无胃口。

方格子只买了一份医疗保险,醒醒有一份人寿保险。因为她能力确实有限,所以只能尽量减少开销。

刘子刚说没有保险就没有保障,所以打算让她再买份重大疾病险和意外险。他说:“生活中意外随处可见,还是未雨绸缪的好。”

方格子看着他面色平静的脸,莫名的感觉有种危险正向自己慢慢靠近,带着逼人的寒气。

—上集完—

推荐阅读:

悬疑小说‖第四种杀死她的理由

悬疑小说‖第四种杀死她的理由(下)

老公为了多年前抛弃他的女人,一心盼着我早死,并且害死了我妈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niuben22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yula.net/345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