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贵(朱贵是108将之一吗)

水浒传第十一回人物形象?谢谢邀请,旱地忽律中的忽律指鳄鱼,而旱地忽律,可能指的是陆地上的鳄鱼吧。看过《水浒传》和画书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对书中介绍的朱贵有所了解和认识,朱贵其貌不扬,没有多大特点,但是为人特别机灵和见风使舵。在画书和电视剧中,

水浒传第十一回人物形象?

谢谢邀请,旱地忽律中的忽律指鳄鱼,而旱地忽律,可能指的是陆地上的鳄鱼吧。看过《水浒传》和画书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对书中介绍的朱贵有所了解和认识,朱贵其貌不扬,没有多大特点,但是为人特别机灵和见风使舵。在画书和电视剧中,朱贵的颧骨较高,长的也有些凶神恶煞的,并且他的目光很毒辣,看起来和鳄鱼长的相似,人们习惯性地叫他忽律。1、朱贵是《水浒传》中的人物,绰号旱地忽律,沂州沂水县人,原是梁山四寨主。他是梁山的开山元老,是首任寨主王伦部下,由于本事平庸在晁盖、宋江掌政时期,地位不断下降,在梁山大聚义时,一百零八将之一,排第九十二位,上应地囚星,与杜兴一起经营梁山酒店;2、朱贵掌管的东山酒店,起着联系梁山山寨、侦察敌情和吸收英才的三项作用,可以说武艺一般,但是头脑冷静清醒,也只有他能够堪当重任,维系这个酒店。说他武艺平庸是有根据的,首任寨主王伦时代,排在杜迁、宋万和后来上山的林冲之后,就是一个垫底的将领。到了晁盖时代又排在第十一,还是垫底。最后宋江时代,一百零八将有了进步,列九十二席,终于排在杜迁、宋万、白胜等前……座次上升无不与他的聪敏、犀利相关,得到宋江的信赖。记得最清楚就是,李逵回家接母上梁山,朱贵起到不可磨灭的功劳,对后来梁山救出李逵起到了最佳时机。所以说,说他是旱地忽律虽然不配这个称呼,但是他的为人和处事风格又能担起这个“忽律”,对他既是讽刺,因为他没有鳄鱼的凶残、可又是褒奖,他的酒店为梁山起到中转作用。个人看法,就事论事,敬请指正。

水浒传第十一回的朱贵座次?

《水浒传》108好汉,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绰号,什么及时雨、豹子头,什么扑天雕、花和尚,这些绰号一看就很容易和人物的性格、形象对应起来,唯独排名第93的“旱地忽律”朱贵,让人摸不着头脑,旱地很好理解,忽律到底是什么呢?

旱地忽律·朱贵朱贵可以说是梁山的开山元老了,历经王伦、晁盖、宋江三朝,地位一天比一天下降,所作的本职工作却没有改变,《水浒传》第十一回“朱贵水亭施号箭,林冲雪夜上梁山”朱贵正式出场,并对林教头作了一番自我介绍,说明了他的工作性质:

“山寨里教小弟在此间开酒店为名,专一探听往来客商经过。但有财帛者,便去山寨里报知。但是孤单客人到此,无财帛的,放他过去。有财帛的来到这里,轻则蒙汗药麻翻,重则登时结果,将精肉片为子,肥肉煎油点灯。”

以上这段描述来看,朱贵其实是个情报员,同时,他也是连接山寨与山下的桥梁:

“朱贵把水亭上窗子开了,取出一张鹊画弓,搭上那一枝响箭,觑着对港败芦折苇里面射将去。林冲道:此是何意?朱贵道:此是山寨里的号箭,少顷便有船来。

因此,许多好汉入伙梁山的时候,见到的第一个人,都是朱贵,和他哥哥“笑面虎”朱富一样,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,背地里不知道捅了多少刀子,但是对于梁山这样一个土匪集结地来说,若没有朱贵这样的人严格把关,任何人都能随意进入山寨的话,八百里水泊这个天然的地理优势也就显得没啥鸟用了,由此可见朱贵对于梁山的重要性。

旱地忽律忽律是啥意思呢,有两种说法,一种说是鳄鱼,旱地忽律就是陆地上的鳄鱼;另一种说法是,忽律是一种带有剧毒的四脚蛇,喜食乌龟,每每把乌龟吃得只剩下壳,然后钻进壳中以逸待劳,一旦有猎物靠近便发动致命攻击。

结合朱贵的本职工作,就非常容易理解他叫“旱地忽律”的原因,而且两种说法都说得通。

假设是指鳄鱼,我们知道,鳄鱼是一种爬行动物,但它在水中的灵活性和攻击力都要大于陆地,而梁山叫做水泊梁山,如果在水泊梁山中,鳄鱼是有存在的价值的,这对应他谍报人员的工作性质——他的情报,对梁山有价值。

但朱贵的工作场所在山寨下岸上的酒店,在外人看来,他就是个人畜无害、和气生财的酒店老板,善于伪装,是一个谍报人员的必备素质,他不需要有很强的战斗力,只要能获取情报、掠取钱财就够了。

因此,说他是陆地上的鳄鱼,对外人施加迷惑,对内部获取情报,旱地忽律再合适不过了。

假设是四脚蛇,就如前面说的,用龟壳伪装自己,就像他的工作:“专一探听往来客商经过。但有财帛者,便去山寨里报知”,这家酒店就好比乌龟壳,朱贵就是那条有剧毒的四脚蛇,有钱的客商经过这里,就成了他的猎物。

因此,不论说忽律是鳄鱼还是四脚蛇,都是行得通的,但问题又来了,作者为什么要安排“旱地忽律”这样一个隐晦的绰号,直接叫旱地鳄鱼或者旱地四脚蛇行不行呢?

直接叫“旱地鳄鱼”行不行?答案是不行,从文学性来说,旱地四脚蛇听起来像个瓜娃子,一点都不酷;另外,还是结合朱贵的工作性质,他的工作需要隐秘,直接叫鳄鱼或者有毒的四脚蛇,这不是等于直接告诉别人这小伙子很阴毒,大家要小心哦。未见其人之前就先有了防备之心,等见到了人,你表现得再和善,又有啥用呢?

读者读书的时候看到“旱地剧毒四脚蛇”也会先锚定一个厉害的印象,一心想着这小伙儿肯定要搞什么幺蛾子,这跟剧透有什么区别!施耐庵先生早在明朝就明白了“剧透可耻”这个道理,现在有些人反而不知道,还以剧透为荣,真是难以理解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niuben22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yula.net/2120.html